灯塔动态
News

灯塔动态

News

联系方式

Contact us

联系地址:山东省青岛市黄台路65号
售后服务电话:400 889 1904
联系电话:0532-55735833
联系传真:0532-55735862

400 899 1904

灯塔动态

News

青岛灯塔酿造有限公司110年记

发布时间:2014-11-15     发布人:灯塔酿造

导语:十年前的2004年,灯塔酿造迎来百年庆典,在这一年,灯塔酿造刚刚走过风雨飘摇,开始扬帆起航。十年后,灯塔酿造背负重托历经市场洗礼,开始踏上新的征程。回顾灯塔酿造走过的不平凡的110年,我们看到的不仅是一个老字号企业对品质的孜孜追求,更是一家负责任的企业对社会的巨大贡献。

经济腾飞,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酱油、醋——这些昔日凭票、定量供应的生活必需品,似乎已不再被人们所重视。市场发展,调味品企业群雄争霸,都想在百姓的餐桌上挣得一片市场。而流连在超市里的青岛市民,从琳琅满目的货架子上顺手取下几瓶“灯塔”牌酱油、醋的时候,或许看重的是百年不变的品牌信誉、或许是“中华老字号”那独特的风味、或许只是沿袭的购物习惯。而此时,恐怕很少有人会想起百年前那弯曲狭窄的、不时地跑过洋车的芝罘路上的“裕长酱园”、记得曾经辉煌一时而又在改革大潮中风雨飘摇的青岛酿造总公司。

如今灯塔酿造已经走过110年的岁月,变化的是时代,不变的是灯塔人对品牌的坚守、对品质的追求。

历经沧桑,灯塔酿造与青岛这座城市共生共长

德国强占青岛的1897年,筑港建埠大兴土木,从周边各县雇佣来的大批民夫拥进青岛。他们收入微薄,生活极其艰苦,瓜干饼子之外,唯靠咸菜佐食,一些以咸菜为产品的家庭作坊便应时而生。这些作坊以家庭院落为场地,以大缸为容器,腌制大批咸萝卜,隔三岔五的挑到建房筑路工地、渔港码头兜售。由于生意很好,一时间,这种咸菜腌制作坊急剧增加,便是青岛酱园业的雏形。后来,到了1904年,章丘人沙裕福携1105吊700文钱原始资本,带着二、三十条章丘汉子,来到芝罘路上创办了“裕长酱园”,首开青岛的酱园业的新纪元。

沙裕福,本是济南城里瑞蚨祥绸缎庄的经理,他来青岛办酱园,从北京聘请一位宁姓的即内行又善经营的章丘人作掌柜,后经辛子元、王子洲、王雨轩一路发展而来。不管是生产上的“选料精细、制作有序”以保证产品的色、型、味具佳,还是经营上的货真价实,童叟无欺,“裕长”业务蒸蒸而上,成为斐声岛城的名店。二十世纪三、四年代,年产销各类酱品五十九个品类,六十多万斤,营业额达二万三千多银元。

当年的经营方式是传统的前门面后作坊,工人在后面干活,店员们在前面卖货送货。职员的报酬是实物工资,统一写在“水牌”上,职员的吃住都在店里,平时用不着钱,就每月累计在“水牌”的帐户上,到年底,大家要回家探亲,买布做衣服什么的,可以照“水牌”到帐房先生那里支取现钱。如没有特殊情况,职员一般不会被解雇,由店里负责养老。掌柜和东家之间按2:8分红。当时店里经营的产品,主要有酱油和豆制品,“虎皮菜”、“酱包瓜”、“甜酱”、“辣椒砖”是“裕长享誉青岛的名品。

“裕长酱园”在青岛独家经营达八年之久,直到1912年,才有“同和福”、“和兴”二家加入,其后,到1920年又有“谦祥泰”、“万升”相继开业,这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之际,日本取代德国统治青岛,日侨不断增加,日本的酱园行业也渗透进来,这一时期就有六七家日资厂店开业,但他们的产品因口味的原因,只局限于在青岛的日本人,对华商酱园业务没有产生什么影响。

建国前,青岛酱园业的鼎盛时期是二战时期,这时,尽管战乱频仍,民不聊生,但青岛特殊的地理位置的相对平静,商埠建设日臻完善,市区人口不断扩大,对产品的需求日益增加,来青经营酱园业的外地商人接踵而至。到1936年,青岛的酱园业已发展到六十多家。这些外地商人带来的本籍的名品,一时间花色品种增多,名产名品纷呈,又兼海陆交通极为方便,一些产品如裕长的小篓酱菜,正泰的“正字”牌米醋,万通的瓶装酱油,除畅销本地之外,还行销胶济、陇海、津浦三条铁路沿线的城镇,形成了青岛酱园业的“四大家庭”(裕长、同和福、谦泰祥和三聚成)和“两大暴发户”(万通和大兴),这种繁荣一直延续到1946年。

内战爆发后,中国社会经济崩溃,物价暴涨,国民党当局横征暴敛,苛捐杂税层出不穷,市场购买力急剧下降,百业萧条,酱园业也受到沉重的打击,勉强支撑,就连国民党的市社会局在1947年《有关经济事业分类调查表》中谈及酱园业时也不得不承认“……交通未复,出品仅销本市区内,供过于求,又兼捐税过巨负不胜负,此情之下唯有苟延残喘。”由此可见,建国前夕的青岛酱园业已到了绝望的境地。

风雨飘摇,灯塔酿造徘徊在时代的十字路口

“我们也曾辉煌过!”在青岛酿造业干了三十年的原腐乳厂刁厂长如是说,“过去,全国性的酿造会议在咱青岛开。技术标准咱们说了算。酿造业的关键技术—-曲种是咱青岛的!”在这个刚毅的青岛汉子言词中,我们感觉到酿造人对自己行业的热爱与执著。但是,在这名企如林的城市里,一个几乎被人忘怀、杳无声信的酿造厂长的口里说出这样的话,自然会有一种“昔日黄花”之感,他的话中更多的成份却是那种心有不甘的无奈!

再一次翻开那发黄的《史志》、《档案》,我们会看到建国初期一长串的酱园名单:裕长、同和福、万通、大兴、渤海、山克、万盛、正泰……,这些作坊被公私合营、改造、合并后,便成了真正意义的酿造厂。这是一种革命,规模扩大、技术管理的整合,机械化设备的系统运用,结束了过去小作坊间的低层次竞争;强大的国家意志的统购统销,保证了原材料的供应和市场的份额。在政府的“摇篮中”,青岛酿造业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再度的辉煌起来,一时间酿造厂、豆类加工厂达几十个之多。

然而,正像一个被溺爱、被宠坏的孩子一样,政府的这种过度包办和关爱,使企业发展功能逐渐退化,生存能力大大减弱。当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的春风席卷全国的时候,当计划经济逐渐被市场经济模式所取代的时候,特别是1994年粮食放开,酿造业的最后的一道挡风的围墙倒塌,青岛的酿造业无法适应市场的风风雨雨,完全迷失了,沉寂了,无可奈何和无能为力了!他们挣扎,他们抗争,却又无法凭自己的力量得以重生,不由自主的一年一年的走下坡路:

市场活了、乱了,对企业冲击大了,观念落后了,设备老化了,技术落后了,人才流失了;千号人的企业,只有四个本科生,两名高工;特别是占改革开放先机的南方企业携政策、资金、技术、市场管理优势,大举北上;假冒伪劣商品的冲击,企业如履薄冰。

原来青岛的四个酿造厂、五个豆制品厂、还有腐乳厂、酒店,到2002年,只有“二个半”在生产,工人大批下岗,在册职工1100人,而在岗的只有500人;债台高垒,银行贷款2000多万元,其他债务8000多万元,还有内债,退休职工补贴,职工医药费等等。

然而,即便是在最困难的时候,这一群依然坚守岗位的人们,从未掺杂使假过,没有为求生存而昧过良心——尽管也曾有“好心人”劝说过他们——依然坚持纯粮酿造!这是根本,是企业赖以发展的根基所在。但是,在现代企业的深层次结构调整中,在市场经济的发展的环境下,光凭这一点,又远远不够。

出路在哪里?青岛酿造业,这部隆隆行驶了一百年的机车,在不断加大坡度的前进路上,又一次开不动了!

曙光初现,灯塔酿造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国家再不能包办了,不能继续背这沉重的包袱,应让企业自己发展;而企业自己却没有了自疗伤口的能力;百年老字号又不能毁,调味品名牌不能倒!实际上,老字号已不仅仅是一个企业的名称,而是历史、文化的积淀,它的光大或消失很大意义上是历史和文化的繁荣或缺失!年轻的青岛,不能没有这酿造调味业历史文化的积淀。

2002年春天,商业总公司加大了挽救老企业重振传统名牌及国有资产退出的改革力度,开始寻求通过嫁接盘活企业、合资经营等方式的合作伙伴,但最终却因人多包袱重而流产。这是一个矛盾,国营传统企业深层次的结构矛盾不解决,不注入资金,不凭借外部力量,走向市场的企业不按照市场的方式运作,必将走向死路。但是,上亿元的沉重的债务,加上更沉重的上千人的饭碗,要接手这个烫手的山芋,需要过人的胆识和冒险精神!

蔡可忠,青岛金北洋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1984年赤手空拳来到青岛,凭着仁、义、礼、智、信的做人准则,坚强的毅力和不懈的搏击,创建了青岛市首家防腐保温一级企业。

他来接盘了,带着自愿为国分忧,回报社会的责任、使命,胸怀振兴和发展传统民族工业的远大志向,全部接受商业总公司开出的条款,不改变经营方向;背上全部债务;原有干部基本照常使用,“40”、“45”工人签长期合同,其他工人合同不少于五年,承诺不让一个工人下岗,并尽可能的为原下岗人员创造再就业机会。这样的改制安置方案职工代表大会全票通过。

2002年9月16日,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特殊日子,一个重书青岛国有酿造业新纪元的日子。历史似乎走了一个圆,从私营经合营又回到私营;从市场经计划又回到市场,从起点又回到起点,但这是螺旋式的上升,是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扬帆起航,灯塔酿造勇敢接受市场洗礼

青岛首家民营企业买断国有企业这一重大事件,石破惊天,在青岛经济界掀起不小的波澜,在得到充分肯定的同时,也引来社会四面八方种种传言和猜疑:“买断酿造总公司,看重的还不是房产土地,卖了房产土地,马上可以成为千万富翁!”“他根本不懂酿造,将来这个企业非跨不可,倒霉的还是职工……”听到这些,公司董事长蔡可忠先生没有争辩。他在酿造总公司史无前例的全体职工大会上,深情地说:“咱们都是兄弟姐妹,每个人都是酿造这个大家庭的一员,都靠这个企业吃饭,其实大家都是企业的主人,只要我们同心协力,艰苦创业,3-5年后,企业定会好起来,职工收入定会多起来!”

没有一个目标,没有一个使命,没有一个奋发向上的团队,不可能去做好任何一件事情。目标非常明确:传扬百年灯塔品牌,誓做中国一流品牌企业。立场十分坚定:义不容辞,担当起民企就业主渠道的重任,为社会创造财富,为职工创造快乐。始终把全心全意依靠职工的智慧和热情办好企业作为治企之本,兴企之举,强企之策。

经过几十年风雨飘摇仍痴心不改和临危受命的职工,心态稳定了,情绪振奋了,人心凝聚了,积极性起来了。从此,企业乘着改制注入的新的生机和活力,奋起疾跑!从改制的第一天至今的每个日日夜夜,一切都在努力中发生着迅变、质变,企业在成长,职工在成长、品牌在成长,市场在成长,并且在成长中开花、结果。

2003年,灯塔牌系列调味品被评为山东省调味品行业唯一“山东名牌”,首家抢先拿到QS认证绿色通行证。为了确保灯塔牌酱油、食醋瓶瓶精良,滴滴纯香,面对生产设施陈旧失修、机械设备老化失灵,储存大罐陈锈斑剥的现状,多方筹措资金,在两年的时间里,先后投入基本建设和技改资金1500多万元,使生产设备、技术能力厚蓄勃发,厂区、车间、办公大楼面貌焕然一新。企业管理水平日趋科学先进。改制前的“灯塔”,过去上百年的历史沧桑,积累沉淀下的不仅仅是曾经的光荣和辉煌,更多的则是层层叠叠、错综复杂的问题和矛盾,要解决,需要付出超人的智慧和魄力。“执行、改进、关注细节”等一系列效能管理制度的贯彻实施,昭示着一套逐步适应市场经济的现代企业机制开始运行,企业效益开始好转。

对改制方案不折不扣地执行和企业改制后的重大变化,让青岛市相关领导十分的赞赏和放心,原商业总公司领导握着公司董事长蔡可忠先生的手,连声说:“谢谢!”“谢谢”!原市财办、国资办、经委等市有关部门对酿造公司的改制也都表示了满意。企业已成为全市改制明星企业。

再谱新篇,用新人搬新厂灯塔酿造勇立潮头

酱油、醋等调味品市场本是个传统而又低调的产业,各品牌各自偏安一隅,续写着各自的精彩。而近年来,该产业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大有上市大佬攻城略地,小有地方品牌抢食市场,激烈竞争下,“灯塔”等老字号调味品面临艰难选择:筑城固守无法实现新的突破,主动求变迎接市场挑战才能获得新生。始创于1904年的灯塔酿造,经历过百年沧桑、历尽市场洗礼,如今已经华丽蜕变、成功转型。

先是拥有10年海外留学背景的蔡晓丹,被父亲召回身边,让灯塔酿造在管理和市场上取得突破;此后灯塔痛下血本,在胶州投资数亿建新厂,引进国际先进设备,上演绝地反击。“百年老字号不能光‘倚老卖老’,必须要有好的产品才能赢得粉丝眷顾。”80后的蔡晓丹背负的不仅是父命,更是擦亮“灯塔酿造”这个老字号招牌的使命。她期待110岁的灯塔酱油与时俱进,再创下一个百年辉煌。

经历过一系列波折之后,灯塔酿造的市场化之路似乎开始顺风顺水,然而市场变化风云莫测。灯塔酿造的老厂位于青岛利津路和辽宁路,场地狭小设备老化,产能严重不足,在激烈竞争的当下,由于无法满足市场需求,山东酿造业龙头地位显得岌岌可危。“前有上市调味品公司夹击,后有地方品牌围追堵截,不跨越式发展,就会被市场淘汰。”董事长蔡可忠受访时斩钉截铁地说:“新工厂不仅要建,而且要高起点、高标准建设。”可新厂要搬迁到郊外,原来住在市区的数百号工人如何安置,到新厂上下班又如何安排?建设新厂和增添先进设备都要花钱,数亿元的资金上哪找?

经过艰苦的努力,蔡可忠将建设新厂的重重困难全都化解,可他敏锐地意识到,现代化的厂房设备需要现代化的管理制度和管理理念。企业要想长远发展,必须从现在开始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培养新生力量,让灯塔酿造能够适应时代发展的要求。

经过慎重考虑,他将在法国生活学习了10年的大女儿蔡晓丹召回国内。“她有留学经历,眼界开阔,而且年轻,接受新鲜事物快。”蔡可忠说:虽然父女俩有时候会有一些理念上的冲突,但是看到蔡晓丹正在一步步适应着自己的角色,他感到很欣慰。

“把我叫回来,父母其实做了很多的工作,刚开始我也不情愿。后来,我才明白,父亲在十多年前接过灯塔这个老品牌,他肩上也加了一个无形的重担,他要让这个品牌在自己手中发扬光大。”了解父亲的良苦用心后,蔡晓丹最终选择归来。站在已经投产的胶州新工厂大门前,蔡晓丹点意气风发:“无论是生产工艺、技术装备,还是操作方法、管理理念,都超过了目前国内调味品行业的先进水平。”

位于胶州杜村的灯塔工业园新厂总投资4.89亿元,设计年产能40万吨。一期投资2.8亿,经过两年建设,2014年正式投产,年产能12万吨。新工厂规避了之前的很多硬件挑战,市区工厂面积小,好的设备没法安装,大的运输车辆也无法进入,3个厂区3套员工班子,人员冗杂,办公效率低下。新厂引进现代化生产设备和现代化信息管理后,以前1万多平方米的车间需要四五十人,而如今不到10个人便足够。“我们正由劳动密集型向自动化生产阶段迈进,设备的机械化、规模化和员工信息化,让产能规模化,品质也更有保障。”

最为重要的是,灯塔酿造还进行了技术升级改良。蔡晓丹透露,中国高档酱油的生产工艺主要有两种:一种是中国传统的天然晒制工艺,另一种是日本工艺——高盐稀态发酵工艺。“灯塔酿造在秉承传统天然晒制工艺的同时,也不断走以高新技术改造传统产业的道路。”在新厂内,公司研制出国内领先的酱油自动化生产线,还购进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生产、包装设备。这些设备的引进,大大提高了公司的生产能力和规模,使生产成本、劳动效率、综合竞争实力都得以进一步优化。

突出重围:要让青岛灯塔“照亮”全国

酱油行业既非夕阳产业也非朝阳产业,而是一种常青产业,市场需求量相对稳定,消费者多为习惯性购买,厂家想做大非常困难。目前国内酱油市场整体销量不会有太大增长,从国内国际市场来看,甚至还会经历一个先升后降,再稳定的过程。所以更多的还会是行业内的市场整合,通俗来讲就是,大的厂家越做越强,大多数小厂将自然自然淘汰。因此,市场竞争会更为激烈。而酱油生产企业也应把目光注意到其它调味品上,形成整体合力,以增强抵抗市场竞争的冲击。

蔡晓丹也提到,他们在市场调研中也发现,随着酱油行业集中度提高,如今酱油企业进入多品类驱动阶段。“因此我们除了主打酱油、醋,也研发了蚝油、香油、料酒、调味油等多个产品。”

“中华老字号”的称谓是几代灯塔人自强不息、与青岛这座城市同呼吸共命运的见证。实际上,灯塔酿造的产品也是伴随着几代青岛人的成长记忆,不少人都是吃着灯塔酱油、灯塔米醋长大的,因此它拥有一大批忠实的粉丝。

如今在超市调味品专柜,酱油品牌琳琅满目,除了海天酱油、李锦记等全国性品牌,本土有灯塔、巧帮手、一品堂等,酱油市场的激烈竞争由此可窥见一斑。“我们的优势除了品质外,还有许多青岛人对灯塔的爱恋情结。”蔡晓丹说,钟爱灯塔品牌的青岛人都是灯塔最好的“代言人”。

以前因为产能受限,市场开发也处处受限,因为产品供应不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市场别的品牌抢走。有了现代化、高科技的工厂和生产设备后,蔡晓丹表示他们市场拓展的后顾之忧已消除。“目前,我们已引入专业的营销团队,立足青岛市场,站稳半岛市场,然后辐射山东周边市场,最终向全国市场乃至国外市场进发。”蔡晓丹说。

蔡晓丹认为,灯塔酿造作为青岛老字号品牌,未来发展还需要“内外兼修”,从自身做起,无论从管理理念还是生产设备方面,员工团队还是研发方面,都要求新求变。同时,深挖企业的文化,将品牌价值用现在新的市场价值观做新的审核,由此使企业的品牌价值真正得到发挥。

后记:

一个品牌就像一个朋友,越是经历过时间的检验,越会让人感到珍贵。因为它不仅仅是一个商标、一个牌子,而是一段岁月,一段记忆。

经历过110年岁月洗礼的灯塔酿造,几乎和青岛这座城市同龄。今年,灯塔人满怀喜悦迎来了她的110周年庆典。110年的风雨沧桑,奠定了灯塔品牌的百年基业,110年的辛勤耕耘,铸就了灯塔这个世纪名牌。这是青岛历史文化的积淀,这是青岛传统名牌大浪淘沙的结果!

灯塔这份民族传统基业曾经养育过4代青岛人,这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壤和根基,这是他们实现自我价值和社会价值的广阔天地!迎新百年,创中国驰名品牌,展新宏图,建国内一流企业。这是灯塔人向世人立下的铮铮誓言!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