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ABOUT US

关于我们

About us

联系方式

Contact us

联系地址:山东省青岛市黄台路65号
售后服务电话:400 889 1904
联系电话:0532-55735833
联系传真:0532-55735862

400 889 1904

关于我们

Aboout us

青岛灯塔酿造有限公司是2002年9月由原国有青岛市酿造总公司改制成立的股份制企业,是山东省最大的调味品龙头生产经营企业。公司始建于1904年(光绪三十年),前身是青岛裕长酱园,是一家几乎与青岛同龄的百年企业。是2006年国家商务部重新认定命名的首批“中华老字号品牌企业”。

青岛“灯塔”酿造有限公司百年记

经济腾飞,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酱油、醋—-这些昔日凭票、定量供应的生活必需品,似乎已不再被人们所重视。流连在超市里,青岛人从琳琅满目的货架子上顺手取下几瓶“灯塔”牌酱油、醋的时候,或许看重的是百年不变的品牌信誉、或许是“中华老字号”那独特的风味、或许只是沿袭的购物习惯!恐怕很少有人会想起百年前那弯曲狭窄的、不时地跑过洋车的芝罘路上的“裕长酱园”(今青岛灯塔酿造有限公司)、记得那什么都短缺的时代里却辉煌一时而在热热闹闹的改革开放初期反而风雨飘摇的青岛酿造总公司,以及渐渐被人遗忘却仍在苦苦支撑的青岛“灯塔”酿造有限公司的人们!

历 史 沧 桑

《齐民要术·作酱法第七十》:十二月、正月为上时,二月为中时,三月为下时,用不津瓮,置日中高处石上,用春种乌豆于大甑中燥蒸讫。馏米日许,复贮更装之,回在上居下,汽馏周遍,以灰复之,经宿无令火绝。

《齐民要术·作酢(醋)法第七十》:七月七日取水作之。大率麦一斗,匀扬簸,水三斗,粟米熟饭三斗,摊令冷。任瓮大小,依法加之,以满为限。先下麦麸,次下水,次下饭,直置,匀搅之。以绵幕瓮口,拔刀横瓮上。一七日旦,着井花水一碗,三七日旦,又着一碗,便熟。常置一瓠瓢于瓮,以挹酢,若用湿器、咸器内瓮中,则坏酢味也。

德国强占青岛的1897年,筑港建埠大兴土木,从周边各县雇佣来的大批民夫拥进青岛。他们收入微薄,生活极其艰苦,瓜干饼子之外,唯靠咸菜佐食,一些以咸菜为产品的家庭作坊便应时而生。这些作坊以家庭院落为场地,以大缸为容器,腌制大批咸萝卜,隔三岔五的挑到建房筑路工地、渔港码头兜售。由于生意很好,一时间,这种咸菜腌制作坊急剧增加,便是青岛酱园业的雏形。后来,到了1904年,章丘人沙裕福携1105吊700文钱原始资本,带着二、三十条章丘汉子,来到芝罘路上创办了“裕长酱园”,首开青岛的酱园业的新纪元。

沙裕福,本是济南城里瑞蚨祥绸缎庄的经理,他来青岛办酱园,从北京聘请一位宁姓的即内行又善经营的章丘人作掌柜,后经辛子元、王子洲、王雨轩一路发展而来。不管是生产上的“选料精细、制作有序”以保证产品的色、型、味具佳,还是经营上的货真价实,童叟无欺,“裕长”业务蒸蒸而上,成为斐声岛城的名店。二十世纪三、四年代,年产销各类酱品五十九个品类,六十多万斤,营业额达二万三千多银元。

当年的经营方式是传统的前门面后作坊,工人在后面干活,店员们在前面卖货送货。职员的报酬是实物工资,统一写在“水牌”上,职员的吃住都在店里,平时用不着钱,就每月累计在“水牌”的帐户上,到年底,大家要回家探亲,买布做衣服什么的,可以照“水牌”到帐房先生那里支取现钱。如没有特殊情况,职员一般不会被解雇,由店里负责养老。掌柜和东家之间按2:8分红。当时店里经营的产品,主要有酱油和豆制品,“虎皮菜”、“酱包瓜”、“甜酱”、“辣椒砖”是“裕长享誉青岛的名品。

“裕长酱园”在青岛独家经营达八年之久,直到1912年,才有“同和福”、“和兴”二家加入,其后,到1920年又有“谦祥泰”、“万升”相继开业,这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之际,日本取代德国统治青岛,日侨不断增加,日本的酱园行业也渗透进来,这一时期就有六七家日资厂店开业,但他们的产品因口味的原因,只局限于在青岛的日本人,对华商酱园业务没有产生什么影响。

建国前,青岛酱园业的鼎盛时期是二战时期,这时,尽管战乱频仍,民不聊生,但青岛特殊的地理位置的相对平静,商埠建设日臻完善,市区人口不断扩大,对产品的需求日益增加,来青经营酱园业的外地商人接踵而至。到1936年,青岛的酱园业已发展到六十多家。这些外地商人带来的本籍的名品,一时间花色品种增多,名产名品纷呈,又兼海陆交通极为方便,一些产品如裕长的小篓酱菜,正泰的“正字”牌米醋,万通的瓶装酱油,除畅销本地之外,还行销胶济、陇海、津浦三条铁路沿线的城镇,形成了青岛酱园业的“四大家庭”(裕长、同和福、谦泰祥和三聚成)和“两大暴发户”(万通和大兴),这种繁荣一直延续到1946年。

内战爆发后,中国社会经济崩溃,物价暴涨,国民党当局横征暴敛,苛捐杂税层出不穷,市场购买力急剧下降,百业萧条,酱园业也受到沉重的打击,勉强支撑,就连国民党的市社会局在1947年《有关经济事业分类调查表》中谈及酱园业时也不得不承认“……交通未复,出品仅销本市区内,供过于求,又兼捐税过巨负不胜负,此情之下唯有苟延残喘。”由此可见,建国前夕的青岛酱园业已到了绝望的境地。

风 雨 飘 摇

“我们也曾辉煌过!”在青岛酿造业干了三十年的原腐乳厂刁厂长如是说,“过去,全国性的酿造会议在咱青岛开。技术标准咱们说了算。酿造业的关键技术—-曲种是咱青岛的!”在这个刚毅的青岛汉子言词中,我们感觉到酿造人对自己行业的热爱与执著。但是,在这名企如林的城市里,一个几乎被人忘怀、杳无声信的酿造厂长的口里说出这样的话,自然会有一种“昔日黄花”之感,他的话中更多的成份却是那种心有不甘的无奈!

再一次翻开那发黄的《史志》、《档案》,我们会看到建国初期一长串的酱园名单:裕长、同和福、万通、大兴、渤海、山克、万盛、正泰……,这些作坊被公私合营、改造、合并后,便成了真正意义的酿造厂。这是一种革命,规模扩大、技术管理的整合,机械化设备的系统运用,结束了过去小作坊间的低层次竞争;强大的国家意志的统购统销,保证了原材料的供应和市场的份额。在政府的“摇篮中”,青岛酿造业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再度的辉煌起来,一时间酿造厂、豆类加工厂达几十个之多。

然而,正像一个被溺爱、被宠坏的孩子一样,政府的这种过度包办和关爱,使企业发展功能逐渐退化,生存能力大大减弱。当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的春风席卷全国的时候,当计划经济逐渐被市场经济模式所取代的时候,特别是1994年粮食放开,酿造业的最后的一道挡风的围墙倒塌,青岛的酿造业无法适应市场的风风雨雨,完全迷失了,沉寂了,无可奈何和无能为力了!他们挣扎,他们抗争,却又无法凭自己的力量得以重生,不由自主的一年一年的走下坡路:

市场活了、乱了,对企业冲击大了,观念落后了,设备老化了,技术落后了,人才流失了;千号人的企业,只有四个本科生,两名高工;特别是占改革开放先机的南方企业携政策、资金、技术、市场管理优势,大举北上;假冒伪劣商品的冲击,企业如履薄冰。

原来青岛的四个酿造厂、五个豆制品厂、还有腐乳厂、酒店,到2002年,只有“二个半”在生产,工人大批下岗,在册职工1100人,而在岗的只有500人;债台高垒,银行贷款2000多万元,其他债务8000多万元,还有内债,退休职工补贴,职工医药费等等。

然而,即便是在最困难的时候,这一群依然坚守岗位的人们,从未掺杂使假过,没有为求生存而昧过良心——尽管也曾有“好心人”劝说过他们——依然坚持纯粮酿造!这是根本,是企业赖以发展的根基所在。但是,在现代企业的深层次结构调整中,在市场经济的发展的环境下,光凭这一点,又远远不够。

出路在哪里?青岛酿造业,这部隆隆行驶了一百年的机车,在不断加大坡度的前进路上,又一次开不动了!

曙 光 初 现

国家再不能包办了,不能继续背这沉重的包袱,应让企业自己发展;而企业自己却没有了自疗伤口的能力;百年老字号又不能毁,调味品名牌不能倒!实际上,老字号已不仅仅是一个企业的名称,而是历史、文化的积淀,它的光大或消失很大意义上是历史和文化的繁荣或缺失!年轻的青岛,不能没有这酿造调味业历史文化的积淀。

2002年春天,商业总公司加大了挽救老企业重振传统名牌及国有资产退出的改革力度,开始寻求通过嫁接盘活企业、合资经营等方式的合作伙伴,但最终却因人多包袱重而流产。这是一个矛盾,国营传统企业深层次的结构矛盾不解决,不注入资金,不凭借外部力量,走向市场的企业不按照市场的方式运作,必将走向死路。但是,上亿元的沉重的债务,加上更沉重的上千人的饭碗,要接手这个烫手的山芋,需要过人的胆识和冒险精神!

蔡可忠,青岛金北洋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1984年赤手空拳来到青岛,凭着仁、义、礼、智、信的做人准则,坚强的毅力和不懈的搏击,创建了青岛市首家防腐保温一级企业。

他来接盘了,带着自愿为国分忧,回报社会的责任、使命,胸怀振兴和发展传统民族工业的远大志向,全部接受商业总公司开出的条款,不改变经营方向;背上全部债务;原有干部基本照常使用,“40”、“45”工人签长期合同,其他工人合同不少于五年,承诺不让一个工人下岗,并尽可能的为原下岗人员创造再就业机会。这样的改制安置方案职工代表大会全票通过。

2002年9月16日,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特殊日子,一个重书青岛国有酿造业新纪元的日子。历史似乎走了一个圆,从私营经合营又回到私营;从市场经计划又回到市场,从起点又回到起点,但这是螺旋式的上升,是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扬 帆 起 航

青岛首家民营企业买断国有企业这一重大事件,石破惊天,在青岛经济界掀起不小的波澜,在得到充分肯定的同时,也引来社会四面八方种种传言和猜疑:“买断酿造总公司,看重的还不是房产土地,卖了房产土地,马上可以成为千万富翁!”“他根本不懂酿造,将来这个企业非跨不可,倒霉的还是职工……”听到这些,公司董事长蔡可忠先生没有争辩。他在酿造总公司史无前例的全体职工大会上,深情地说:“咱们都是兄弟姐妹,每个人都是酿造这个大家庭的一员,都靠这个企业吃饭,其实大家都是企业的主人,只要我们同心协力,艰苦创业,3-5年后,企业定会好起来,职工收入定会多起来!”

没有一个目标,没有一个使命,没有一个奋发向上的团队,不可能去做好任何一件事情。目标非常明确:传扬百年灯塔品牌,誓做中国一流品牌企业。立场十分坚定:义不容辞,担当起民企就业主渠道的重任,为社会创造财富,为职工创造快乐。始终把全心全意依靠职工的智慧和热情办好企业作为治企之本,兴企之举,强企之策。

经过几十年风雨飘摇仍痴心不改和临危受命的职工,心态稳定了,情绪振奋了,人心凝聚了,积极性起来了。从此,企业乘着改制注入的新的生机和活力,奋起疾跑!从改制的第一天至今的每个日日夜夜,一切都在努力中发生着迅变、质变,企业在成长,职工在成长、品牌在成长,市场在成长,并且在成长中开花、结果:

—-灯塔品牌价值迅速提升。2003年,灯塔牌系列调味品被评为山东省调味品行业唯一“山东名牌”,首家抢先拿到QS认证绿色通行证。灯塔品牌经北京品牌价值评估公司评估已迅速增至1亿元人民币。

—-销售战略急速扩张。以青岛地区市场为依托,开拓构筑新的营销格局,成功筹建了大连、济南、潍坊、临沂等四个省内外办事处,实现了生产和经营业绩的稳步增长。销售收入比改制前增长23%,酱油、食醋产量闯入全国调味品行业十强。灯塔牌调味品总经销和连锁专卖网络发展到300多家。

—-全省首个绿色原料生产基地孕育诞生。2004年5月,在市政府和市财贸办公室有关领导的主持见证下,公司与惠民市政府签署了5000亩绿色原料生产基地合同书。让广大灯塔牌调味品消费者,又多出一份享受绿色食品利益权力的保障。

—-技术革新进步发生质的飞跃。为了确保灯塔牌酱油、食醋瓶瓶精良,滴滴纯香,面对生产设施陈旧失修、机械设备老化失灵,储存大罐陈锈斑剥的现状,多方筹措资金,在二年的时间里,先后投入基本建设和技改资金1500多万元,使生产设备、技术能力厚蓄勃发,厂区、车间、办公大楼面貌焕然一新。

—-企业管理水平日趋科学先进。改制前的“灯塔”,过去上百年的历史沧桑,积累沉淀下的不仅仅是曾经的光荣和辉煌,更多的则是层层叠叠、错综复杂的问题和矛盾,要解决,需要付出超人的智慧和魄力。于是一个个减少管理层次、削减人浮于事、截堵多头开源的效能管理和控制举措出台了—-干部队伍平均年龄年轻了7、8岁;各项费用开支集中管理;原材物料公开招标,暗箱操作黑洞被堵死;“执行、改进、关注细节”等一系列效能管理制度的贯彻实施,昭示着一套逐步适应市场经济的现代企业机制开始运行,企业效益开始好转,2003年—2004年,为国家上交税金800多万元,职工收入较改制前人均增长16%。

—-多措并举,凝心聚力,打造“暖心工程”。以人为本,理解职工的需求,关心职工的疾苦,不遗余力地为职工排忧解难。改制前下岗的100多名职工被重新安置上岗,开创了青岛市改制企业没让一名职工下岗反又安排上岗的先河;舍得花钱为职工“买健康”、“买快乐”,先后投资60万元,改善职工生产生活环境,新建、改建职工食堂3个,修缮职工澡堂、职工卫生间,解决了职工吃饭常年“打游击”和洗澡、入厕条件差的局面;常年为困难职工和离退休干部送温暖,筹集专款8万余元救助困难职工180余人次,走访慰问老干部、老劳模130余人次,董事长蔡可忠先生自掏腰包2万余元用于慰问重病职工和家属;设立董事长、总经理关怀基金,使职工的基本收入不低于市政府要求的最低标准。

—-以人为本,努力锻造适应调味品行业发展的员工队伍。董事长蔡可忠先生非常重视党和工会组织在企业中的地位和作用,支持鼓励党委、工会贴近企业生产经营,不断创新活动载体,开展丰富多彩的企业文化活动,活跃职工生活,提升企业文化层次。使职工的整体素质与建立现代化企业制度需求相适应。注重政治、文化、生产业务知识培训;围绕企业重大事项,如发展方向、重大投资、生产、经营、管理重大改革举措,职工福利待遇等实行企务公开、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确保职工的知情权、参与权;根据不同季节,举办职工运动会、越野、拔河、游泳、棋类、书法、绘画、美术、摄影、手工制做等丰富多彩,健康向上的文化体育活动;针对生产、经营需要开展多样化的劳动竞赛,充实了职工的精神文化生活,丰富了职工的生活情趣,增强了企业团队的精神,促进了职工的工作成效。职工的观念、面貌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

对改制方案不折不扣地执行和企业二年的重大变化,让上级领导十分的赞赏和放心,原商业总公司领导握着公司董事长蔡可忠先生的手,连声说:“谢谢!”“谢谢”!原市财办、国资办、经委等市有关部门对酿造公司的改制也都表示了满意。企业已成为全市改制明星企业。

百年青岛,百年灯塔。几乎和青岛这座城市同龄,诞生于1904年(光绪三十年)的“灯塔”,今年,满怀喜悦迎来了她的百岁华诞百年庆典。一百年的风雨沧桑,奠定了灯塔这个百年基业,一百年的辛勤耕耘,铸就了灯塔这个世纪名牌。这是青岛历史文化的积淀,这是青岛传统名牌大浪淘沙的结果!灯塔这份民族传统基业曾经养育过4代灯塔人,这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壤和根基,这是他们实现自我价值和社会价值的广阔天地!迎新百年,创中国驰名品牌,展新宏图,建国内一流企业。这是灯塔人向世人立下的铮铮誓言!

似乎还谈不上“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境界。正当青岛灯塔酿造有限公司扬帆起航之际,大豆,酿造业最主要的原材料的价格却上升了一倍;国外雀巢等名企已开始进入我国的调味品市场,国内的上市企业也跃跃欲试;原来有优势的企业灼灼逼人的态势。况且,当今“油盐酱醋”的概念在人们的生活中已没有了过去的份量,已变成了生活必需品的代名词;强劲对手的介入,和市场比重的相对下降,这成了刚刚走上正轨的青岛灯塔酿造有限公司求生存、求发展道路上的新课题。

他们仍在努力着,在布满荆棘的路上。